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北美户外俱乐部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4892|回复: 25

2014年 Patagonia之行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22-1-31 12: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1-31 14:13 编辑

旅行归来后,整理照片之余,通常会回顾和记录一下行程,放在朋友圈里,供亲人朋友参考。去年有缘和Crossna的山友相遇,白水和丽人一再鼓励我把游记分享在这里,由于是比较个人的流水账,总怕贻笑大方。感佩于LuLu和LaoWei的无私奉献、热心和耐心,于是翻了翻旧账,鼓了鼓勇气,分享一下2014年Patagonia的记录。
 楼主| 发表于 2022-1-31 12: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1-31 13:09 编辑

2014/12/20  一路向南 - 布宜诺斯艾利斯
  
从北纬42.7度到南纬53.17度,从冬天抵达于夏天。穿着棉袄从冰雪纷飞的北国多伦多启程,途经高温近30度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换上短衫,再飞到南美洲的最南端的地区,又穿上棉袄,屋里开着暖气。尽管如此,Patagonia这里真的已经是夏天了,一年里最温暖的季节,日照时间最长的日子。

经过10几个小时近9000公里的飞行从多伦多来到了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因一向对城市并不钟情,仅停留一晚,傍晚坐地铁来到市中心的五月广场和玫瑰宫。五月广场建造于1580年,与布宜诺斯艾利斯是同一年代诞生的。其前身是“胜利广场”,后来广场是以“五月革命”,即1810年5月阿根廷人民发起的反对西班牙殖民统治的独立斗争命名的。五月广场是阿根廷的象征,见证了阿根廷的独立和城市的发展。让五月广场名声在外的,当属“五月广场母亲”。1976年至1983年间,阿根廷大约有15,000人被枪杀,近三万人被军政府强迫失踪,一百五十万余人流亡!在阿根廷当时人口只有三千万。一场由国家所支持的,以实现国家安定为理由,打压政党,残酷清除异己,以威胁、恐吓、谋杀为主要手段的旷日持久的行动:肮脏战争—阿根廷现代史上最黑暗的一段独裁统治。失踪者家人在未知中开始遥遥无期的等待。1977年4月30日,14位失踪者的母亲来到首都的五月广场,求见军政权领导人,希望当局对她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儿女的下落有所交待。为了这个答案,母亲们头戴绣着孩子名字的白色头巾,高举“你们在哪儿?”(Dónde están?)的标语,坚持每周四在五月广场游行示威。这一传统风雨无阻,已经坚持了30多年。

坐落在五月广场东侧的是被称为玫瑰宫(Casa Rosada)的总统府,是一座西班牙式玫瑰色建筑物。粉红色的总统府并不是因为现任总统是女总统噢。1873年,萨米恩托(Sarmiento)总统将总统府粉刷成粉红色,因为红色是当时联邦派的颜色,白色是其反对派的颜色,两种颜色放在一起就成了粉红色,也象征着各种政治派别的团结。现在的总统周一-周五在此办公,召开会议。周末是对外免费开放的时间,游客要在门口拿号排队,分批进入参观。每次参观大概30分钟,解说员会用西班牙语和英语解说。暮色中,玫瑰宫亮起灯光,映衬着蓝幽幽的夜色,展现出她的艳丽。





 楼主| 发表于 2022-1-31 13: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1-31 13:08 编辑

2014/12/21  一路向南 - EI Chalten
  
早上4点半打车去机场,提前近2小时赶国内航班,以为时间足够充裕了,到了机场一看惊呆,那队伍长的让人绝望,而且队伍根本不动,不时的冒出priority队伍,后来终于往前移动了,排到还有几个人就该轮到了,又不动了,还剩半个小时飞机就该起飞了,急眼了找那个组织priority队伍的人去问,才发现她用西班牙语早就通知过我这航班的人去那个优先级的队伍了,欺负咱不懂西班牙语,赶到登机口发现航班晚点了快一小时,白着急了,还得耐心等着。

继续向南两千多公里,4个小时后终于到了EL Calafate,出机场时,检查员从我的背包里翻出一袋桔子,前一晚刚在他们首都采购的呀,直接就扔进垃圾桶里了,才知道同一国家不同地区之间也有动植物检疫。赶紧去买票,搭乘3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前往小镇EI Chalten - 徒步者的天堂,坐落于阿根廷境内的Patagonia。

安第斯山脉,高原地区,多风、干旱,土地贫瘠,植物稀少, 一路荒凉,没有人烟, 偶有羊驼的身影落入镜头,远处是绵绵的山脉和明净如玉带般的湖水。到了EI Chalten安顿下来,洗澡,和老板娘换钱,打探情况一番,不要辜负大好的晴天,去徒步,我们选择走Laguna Torre trail。Lonely planet 上建议如果晴天先走这个。因为我们从起点出发时已经下午4:30了,全程20公里7小时,只能尽量快走,能走哪算哪,7点半掉头往回走,晚上10点多日落,赶着天黑之前回来。Torre峰并不以高取胜,独特之处在于它的形状,如立锥如匕首。11点多终于躺在床上,听着屋外的狂风肆虐,以为住进了呼啸山庄, 继续研究第二天的行程 ,心中期待着天气不要太糟。












 楼主| 发表于 2022-1-31 14: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11:34 编辑

2014/12/22  菲茨罗伊峰 Fitz Roy (又叫Laguna de los Tres)

世界上最长的山脉 - 安第斯山脉,这里塔峰群立,如图腾崇拜,如竹笋遍立。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安第斯山脉南北纵行,以西是智利,以东是阿根廷。西班牙语中,“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是“巨足”的意思。这里最著名的山峰莫过于菲茨罗伊峰(FitzRoy)。FitzRoy的称呼不是来自于登山家,而是以19世纪英国皇家海军“小猎犬号”船长命名的,他曾载着达尔文历时5年的远航考察,直接促成了达尔文进化论的提出。FitzRoy是Patagonia乃至阿根廷的旗舰风景,总是被用来放在明信片和广告画上,著名户外运动品牌Patagonia的logo便是FitzRoy。

今天要走的trail便是Laguna de Los Tres,全程25公里,爬升770米,10小时,它有另外一个起点位于17公里以外的El Pilar旅馆,全程20公里,爬升650米,9小时(身体状态很好的人,不拍照严肃走路的时间,正常人要再加个25%)。先要坐30分钟的车到El Pilar,好处就是不用走回头路。

徒步起始于盛开着鲁冰花的小旅馆,然后穿行于树林中,林中遇见了三匹漂亮又神秘的马,渐渐走到开阔地带,最后一路在乱石中爬升。当快要走到顶点时,峰回路转,FitzRoy完全的展现在眼前时,用美丽这个词已不足形容,而是震撼和惊喜!我们尽情的在湖边在大山的怀抱里玩耍,仿佛无意间闯入了人间瑶池,不知几时风云变幻,狂风呼啸,湖水掀起白浪,山神震怒,群峰隐逸。方才惊觉所有的人都早已撤离了,只剩下我俩困在风里,像两只四足的山羊,躬背用登山杖死死的撑住地,随时都可能被风卷走,向前移动时被风吹得撞向石头,用脚点地跳向另一方,又要撞,再跳,全部发生于一瞬间,就如滑雪在不停的失控中找回控制,丝毫不能错,否则骨断筋折。狂风如战场上密集的炮火压得我们无法抬头,只好躲到一块巨石后商量对策,来时的路已经无法辨认了,只能变成爬行动物,匍匐在山石上,手脚并用向山脊攀爬,当翻过山脊后风势减缓许多,然后发现又有新问题 - 迷路了,脚下远处有两座山包,该往哪里走呢?踌躇中发现一道彩虹横贯于山下,如一份不期而至的美好的礼物,两人不再急着找路,半躺在山坡上,静静地欣赏这天地间的钟秀。过了一阵,好像看见远处一座山包有小小的人影在移动。好了,不需要找现成的路了,就奔着那个方向在乱石堆中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吧。就这样终于找到归途,随后在雨中走了5个小时回到小镇。这5个小时没有景色可看,有的只是疲劳,裤子和鞋子湿透,但只觉得特别满足平静,心中充满喜悦。感谢上天眷顾,在我们到达时得睐仙山真容,离开时尽管万分惊险,但终以全身而退,让我们真切的领会到大自然的力量,内心充满对自然界的敬畏,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我不知道这次的风速究竟有多大,以前经历过时速高达100公里的大风,但远远不能和这次相比。无法全部的表述那份感受,可能只有亲历过才能体会,而且终生难忘。还剩最后一段路,又走在那可爱的绿山坡上,那时突然想起了“魔戒”最后一集,Frodo和Sam完成使命后,即将回到故乡,远眺自己的村落。只觉我俩好似在天地间行走的两个小矮人,直奔餐馆的方向而去,9点半终于吃上晚饭了,心满意足。




















 楼主| 发表于 2022-1-31 14: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12/23 冰川之行 - Viedma Glacier

提前订好了Viedma Glacier ice trekking,先坐半小时车,再坐1.5小时船,登陆Viedma冰川附近的岩石,ice trekking约2小时,再2小时坐船坐车返程。向导很尽职,帮我们穿上冰爪,每次我走到边缘地带看冰裂缝,向导会抓住我的衣服怕我掉下去。Ice trekking没有期待得那么有趣,2年前还游客寥寥,有时人少的不能成行,如今名声在外,又是圣诞期间,人多的分了好几个小组,我们这个组行动缓慢,在冰川上没有走出太远就返回了,没能见到我盼望了许久的蓝洞(blue ice cave)。记得小时候当我学买椟还珠那课时,会想怎么有这样傻的人呀,今天突然发现那个人可能真不傻,那个盒子真的可能比那颗珠子更好。同样,让我更喜爱的不是Viedma冰川,而是它周围的景致,色彩斑斓的岩石,如淡绿色牛奶般的湖水,烈风艳阳。大自然如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把如此纯粹又饱满的色彩搭配在一起,造就出如此奇特,近似不真实的存在,可它又真切就在你眼前。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5: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08:22 编辑

2014/12/24 转车篇 - 过境智利

冰川行后下午3点回到EL Chalten,要坐6点的车离开,还有一点时间,赶紧开始最后一次hiking,爬上山头俯瞰可爱的Chalten。那黄绿色的山坡如铺着绒绒的美丽地毯,一直诱惑着我想在上面打几个滚儿,当我就要躺在上面的瞬间,刺痛让我跳了起来,细看,才发现“地毯”是由成千上万根针刺组成。为了适应恶劣生存条件,植物们知道如何展现美丽的同时又最好的保护自己。

晚9点到了EL Calafate,立刻去买后天去智利的车票。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被告知后天不发车因为是圣诞节。可是我四个月前发email确认过,圣诞节有8点的车,之后才安排的住宿和行程。但突然间所有的人都说圣诞节是不可能发车的。也是,现任罗马教皇可是阿根廷出来的,人家圣诞节能不重视吗。计划赶不上变化,权衡了几分钟,决定买明天的车票,可是发现只剩一张票了,只能明早再来试试运气。11点到了住的地方check-in,跟人家说明情况,可能要取消一晚住宿。第二天6点半check-out时比较麻烦,前台不会说英语,而且我情况又特殊,太晚取消住宿,一定要收我两天住宿。我总共待了不过8小时,要求给他老板打电话,商量一下,而且我也不确定能搭上车,是不是还回来。商量过后决定先收一天钱让我check-out,回来就继续住,没回来,他们有我信用卡信息,回头再从我卡里收钱。

在车站里守着卖票窗口从7点站到8点,所有的乘客一个不缺全都来了,只剩一个座位,曾经他们数出来两个空位,把票都卖给我了,后来发现数错了,还是一个位子。我求她们我付两张票钱,只要一个座位,一个坐着,一个站着,成不成,她们死活不答应,眼巴巴看着8点的车就这么开走了。一天有两班车,好在8:30的车居然冒出3个空位,让人喜出望外,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回想一下,我对Calafate的全部印象就是车站,短短的11个小时的停留,好像全泡在车站了,睡觉时做梦都在求她们卖给我两张票。愈发明白自己为何喜爱旷野而不是城市,旷野给我的感受就是简单二字,饿了就吃背包里的干粮,渴了就饮山间的溪水,累了就歇一下,自由自在的行走,而在城市里要考虑的东西太多。

5个小时的车程,从阿根廷EL Calafate前往智利的Puerto Natales。多次听说智利的动植物检疫及其严格,入境时未正确进行申报可能被重额罚款,所以准备了一份清单列出了所有的食物,名称,分量,食物全部保持原装塑封,如果哪个不合要求直接扔掉。但我遇到的检查人员非常和蔼,看了一眼清单,我刚翻出能量棒,就说不用检查了。

提前一天到了Natales,B&B的老板非常nice,商量后更改了我们的住宿日期。换钱,买第二天去百内的车票,采购进山的食物,吃晚饭,闲逛。最后一项任务:为7夜8天的背包行,整理行囊。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6: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06:22 编辑

阿根廷的二三事

阿根廷铁路历史辉煌悠久,早在1857年就建设了国内第一条铁路线,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跻身在世界及拉美的铁路运输业较发达的国家之列。当1909年詹天佑设计并建成中国的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时,阿根廷已经拥有2.5-3万公里的铁路了。如今中国高铁之发达,对比阿根廷的铁路交通之凋零,让人唏嘘。铁路基础设施的投入长期不足,线路和机车年久失修,铁路运输的市场份额连年下降,严重的经济危机,通货膨胀,亏损,赤字,货币大幅贬值,并最终取消了同美元间的联系汇率。目前,阿根廷92%的货物运输为公路汽车运输,铁路运输的比重只占8%。

在阿根廷四处旅行,长途汽车是个不错的选择,快速,舒适和省钱。甚至有的车座椅可以放平,连住宿都省了。这里要提一下大名顶顶的Ruta 40。世界上有许多景色壮丽的公路,而阿根廷的40号公路简直就是一个传奇,纵贯南北,沿着安第斯山脉,贯穿除火地岛以外的整个阿根廷西部,全长4900公里。公路沿线有着南美最壮丽的景色-雪山、草地、森林、湖泊、冰川,切格瓦拉23岁时曾经骑一辆“诺顿500”摩托车从这里走过。

我们从EL Chalten到EL Calafate,和前往智利的Puerto Natales,走的都是40号公路中的一部分。在车上我们坐在倒数第二排,最后一排3人,居中者抱着吉他,左边是女朋友,右边是好兄弟手里拎着一瓶红酒,你一口我一口,一路喝酒唱歌。David征求他们同意后用手机录了一段唱歌的视频,尽管我听不懂西班牙语的歌,仍然忍不住为流浪歌手们喝彩,从流飘荡,任意东西,为了这份潇洒和自由。他们把酒瓶递给David,兄弟你也喝两口,David赶紧说不用,往后闪。最后一位上车的人笑容可掬的和大家打着招呼,挤在最后一排的角落,没出5分钟就鼾声大作,把歌声都盖过去了,前一排的人回头问我咋会事呀,那鼾声响的一浪高过一浪,很快惊动了半车的人,前面的人一排一排的回头看发生啥情况了,问“snoring?”,我笑着点头。鼾声并没有打扰到歌者,我也不觉得被打扰,反而以为他把快乐传染给了我。南美的生活水平比不上北美,但普通人的快乐指数很高,给人的感觉:友好热情,轻松愉快。一次坐20分钟的短程车时,只见一位大妈上车坐稳后,掏出保温杯,盖子当成杯子,放了些黑乎乎的东西,加热水,用一根金属的小吸管饮用,然后递给左边的司机,司机吸过,续水,她又递给右边的人。我非常好奇,在我的概念里,即使熟人也不会用同一根吸管,何况刚见面。一天后在车站卖票人的办公桌上也见到过,好像很普及。后来读了一篇文章“阿根廷人爱喝马黛茶,端着茶壶走天下”,阿全国约90%的家庭有喝马黛茶的习惯,而且是每天必喝。有的人甚至说:不喝马黛茶简直活不了。正宗的喝法就是“彼此共享,依次传递”,其它的喝法都有失阿根廷风味。马黛茶与足球、探戈、烤肉并称为阿根廷四宝。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7: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08:22 编辑

2014/12/25 百内 Torres del Paine - Camping Pehoe

圣诞节早上乘坐7:30的汽车前往百内国家公园,4个半月前预定这里的住宿就已经很困难了,有些地方只能住帐篷,这次因为行程变动,提前一天进入公园,我想唯一能找到的住的地方就是Camping Pehoe。很少有人来到这里,并不是这里不美,而是这里略显偏僻,在湖的南面,而主要徒步线路(W和O线路)都在湖的北面,很多人甚至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地方。其实若想总览百内全貌,这里是最佳选择,不需太多长途跋涉,便可坐拥湖光山色。隔湖观景,反而不会有“不知百内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叹了。

11点多到了营地,一切安顿完毕就去hiking,一对半躺在草地上聊天的英国老夫妇为我们指明了去路。晴天,景色亦如期待的美丽。晚饭过后,一个庞然大物开进营地,有如变形金刚,忽然变出厨房,继而伸展出楼梯。David和我惊呆在哪里,守在车边上看还有什么花样。以前知道有hotel和motel,头一次见识什么是rotel。车上共有20位游客(19个德国人,1个奥地利人),车上每人都有一张床位,行程2周,3千欧元(包括机票)。迅速草地上支起十几张餐桌,铺上桌布,摆上红酒。营地里另外还有一组人马载歌载舞庆祝圣诞,我俩又溜达到那边看看,他们盛情邀请并递给我们用桂皮煮过的红酒。友好的攀谈起来,才知道这里都是牛人,他她们的行程为期半年,团费9000英镑(包吃住和门票,不包其它一些杂费),车辆没有德国团豪华,每晚睡在帐篷里,要走遍南美,刚刚开始短短的3周,陌生人已经变成了family。大家分工协作,有的做饭,有的支帐篷,有的收拾东西等等,轮换着干。其中有位老人以他的友好和阅历深深的打动了我,仿佛我们很久前就认知彼此似的,来自挪威的伊恩一头银发,精神矍铄,神采奕奕,走过许多地方。他说人年纪越来越大,生活变得越来越窄,当在路上时,人生却会越来越宽,思维方式会彻底改变。他给我们讲了他曾经的一些行程和宝贵的建议,有如突然为我们开启了一道门,让我看到另外一种人生,real life。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7: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11:21 编辑

2014/12/26 百内 Torres del Paine - Refugio Chileno

我们要搭当天的头一班过路车从百内的腹地回到公园门口,开始W线路,宿营Refugio Chileno。下午1点我俩坐在路边等车,一个瘦瘦高高的人走来打听是否在此搭车,于是就聊了起来。他介绍自己是意大利人,我指着他的蓝色外套说:对,这是你们国家的颜色。然后他指着自己的通红的被严重晒伤的鼻子说:but not this color。山友们通常会背个大背包,但他手中拎着4个又扁又方的皮质小包,原来他是一位biking和climbing的爱好者,这些包是绑在自行车上的,可惜百内风大并不适合biking。我总忍不住看他的手指,那些被冻伤的手指,让人触目心痛,那一刻特别希望自己能变出一瓶神奇的药膏,涂在他的手指上,让那些红色的伤口全部消失。他居然和我是同行,也是写软件的。聊起意大利,他是又爱又恨,为自己国家的担忧溢于言表。他建议我如果去意大利,一定要尽量住在local people的家里,才能更好的了解这个国家和人民。我说我不会意大利语。他说你只要学习一些基本用语,可以问好,让人感觉到你的诚意,当你被接纳后,语言便不会再成为障碍。他在意大利各地骑行,吃饭时,大妈大婶不会问你要吃啥,而是做了啥就给你吃啥,让他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我说就像自己的妈妈做饭,不会递给你菜单一样。他说:exactly。他此行计划为期约一年。继而我不小心问起:你想不想家呀?那一刻他的神情有些暗然,一种思绪弥漫在眼中。沉吟了一下说:“我很想念我的家人,这次出行真的是个艰难的决定,我用了5年时间”。我特别理解他的感受,作为一个成年人,自己往往真的不属于自己,因为肩上有许多责任,有责任爱护自己的家人,有责任让自己稳定安全,不让家人担忧,但是内心又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你,在美好的年华里去做自己真心向往的事情,只因life is short。这份矛盾,较量,取舍是种折磨。

我们的W线路是自东至西,先难后易。Refugio Chileno坐落于山腰,所有物资依靠马匹运输。我们便是自己的背包的骡马,第一天背包最沉,一路爬坡,很是吃力。5点半到达宿营地安顿下来,洗澡,吃饭。在饭桌上遇到两位来自台湾在加州工作的男孩,说起明天要去看日出,立刻约好大家同去,2点半起床,3点出发。刷了牙赶紧回去休息了。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8: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08:23 编辑

2014/12/27 百内 Torres del Paine - 造访三塔

夜里2点40来到饭厅,一片漆黑,但有许多头灯闪烁,厅里已经聚集了各路人马,跃跃欲试去欣赏三塔日出。让我想起了三碗不过岗的景阳冈,大家结伴而行向山顶进发,不过很快我们就把大队人马甩在后面,主要是台湾哥俩体力超好,脚上像装了风火轮,David和我只能紧紧跟上,挥汗如雨,先把棉袄脱了,又把冲锋衣脱了,再把抓绒衣的拉链拉开。路上开始下起小雨,日出估计是没戏了。4点45到了山顶,雾锁三塔,只好耐心等待,冷的把所有衣服穿起来还在哆嗦。只见两个男子脱了衣服,跳入三塔前的冰湖里游泳,牛人呀。三塔慢慢显出真身,大家忙着照相,David正给我照相之际,一个人由远及近,对我说道: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take a picture here。我只觉莫名其妙,问到:why?那人只是微笑,我突然认出原来是伊恩。开心的雀跃着跳下石头,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伊恩他们的车停在山脚,他和一个同伴夜里1点开始爬山来看三塔日出,这位老人让我由衷的欣赏和佩服。一看伊恩照相的动作和器材,就知道伊恩是位很专业的摄影师。第一张照片为伊恩所摄,我回家后无意间在他们的网站(用以记录一路风景见闻趣事)上见到,当时并不知那个小小的人是我。我和David开玩笑说:那不会是你吧。David说:好像是个女的。我心里一动:不会是我吧,再次打开网页一看,果然是我,人在大山的面前那样渺小。旅途上的人可能不会再次相遇了,但美好的记忆会长久的停留在心里,足矣。


这天的徒步任务早早的完成,剩下的时间就是补觉,闲逛,看过往的行人,在山里发呆。忽然一阵马蹄声打破宁静,运送物资的马队到了,由一人引领,我只能见到背面,穿红色上衣,身材纤细如女子,但是一抬手就把马背侧面的巨大煤气罐放了下来。客栈里的工作人员开始奔出去卸货,收集要被运下山的垃圾。忙活完了,我才发现运货人是个年轻男孩,一身高乔打扮。可以看出来这里的工作人员对他显得极为热情和尊重,端来咖啡,捧上点心,亲切交谈。这个小小的山间客栈有如沙漠里的绿洲,供游人休息,洗澡,吃饭,取暖,聊天。若不是有这些高乔兄弟的辛苦劳作,这个小店可能不复存在。

第一代高乔是西班牙人殖民者与当地印地安人混血,Gaucho意思是浪子、孤儿,没有父亲,没有家庭,没有社会地位的一群人,他们既脱离了父方(西班牙人),也脱离了母方(印地安人),只有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高乔越来越能够接受自己的出身,以及高乔这个称号。他们蔑视文明,特立独行。特殊出生决定了他们的生活方式。骑马飞驰,具有野性色彩,如今反而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8: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08:23 编辑

2014/12/28 百内 Torres del Paine - 再访三塔

由于阴天没能看到日照金山的景色,一直心有不甘。之前特意在此安排露营两晚,就是以防坏天气,可以给自己多一些机会。于是决定再访三塔,David不想再去了。我说服他不要担心我,我可以和别人搭伴前往,保证平安回来。夜里2:40起来,钻出帐篷,天气不错,晴天无雨,来到黑洞洞的餐厅,找人作伴去看日出,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奇怪,昨天此时这里可是聚集了一大群人呀。日照三塔在召唤,好吧,就只身上路了,穿行在黑暗的树林中,起初也是全身都处于紧张和警觉状态。心里在劝慰:自己是安全的。第一,南美洲没有大型野兽,最厉害顶多就是只puma,大号的猫而已。第二,应该没有坏人,因为作案成本太高(半夜不睡,爬山先累个半死),守株待兔效率太低(而且尽是穷游爱好者,没钱),还有就是风险太大,能跑这来的行人多是身手矫健,只不定谁打的过谁呢。第三,如果真有鬼神,自己只要问心无愧,你不去打扰它,它自不会打扰你。夜晚里的这条路和白天的这条路,除了缺少阳光之外,又有什么不同?只要不胡思乱想,就没有什么区别。人们容易惧怕黑暗,总以为有危险潜伏,其实往往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就这样健步如飞走前完半程(3km),走得比昨天还快,还剩后半程1km(这1km看似不远,但非常难走,在怪石嶙峋的山路上急速爬升,有时路难以辨认,耗时不少于前面的3km)。忽然发现远处似有一点亮光由远及近,只见一人从Torres营地走来。打过招呼,是一位英国人,他说不知是什么动物顶他的帐篷,把他吵醒了,再也睡不着,干脆就起来看日出吧。我们结伴同行,他走的比我稍快一些,每隔一会他回头看我跟上没有,等我一下,很绅士。我们接近山顶时,他停下来,我以为他在等我,当我走过他旁边时,他说:go ahead, I'm doing a bathroom。于是我笑着快步向前。如果是美国人,可能会直接了当的说:I wanna pee。英国人却婉转的说:我要建个洗手间。

4:35到达空无一人的山顶,东边的天空现出一小片暗红,陆续有人上山,朝霞变得越来越宽,天色越来越亮,可是三塔完全隐没在云雾里,以至于大家都是背对三塔看东方的日出。我无意间回头,发现三塔旁边的山顶被照亮,随后好像加热中的烙铁变得越来越红,一片红色从山顶向山腰推移,然后又转成金黄,如滚烫的熔岩要奔流而下,我开始迅速的在山石间移动,想找到最佳的角度,按动快门,疾走要靠近湖边拍摄倒影,但几分钟后一起就归于暗淡了,神迹消失得无影无踪,三塔始终遮着面纱,没有现身。就此别过了,心中没有不舍和失望,同样的地方,不同的日子不同的景象,缘分本该如此。8点回到自己的帐篷,David在营地5点多也看到那座点亮的山峰,支起三角架拍照。后来我对比了一下我们各自照片拍摄的时间,几乎是同时,我在山顶,他在山腰按下快门。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8: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11:53 编辑

2014/12/28 百内 Torres del Paine - Refugio Cuernos

凌晨8公里的日出之行,紧接着白天的16公里30磅背包负重山路徒步。翠湖环着大山,野花遍地。路上遇到来自温哥华的一家五口,酷酷的爸爸,美丽的妈妈和3个可爱的孩子,最小的可能只有5-6岁,每人都背着个大包。在路上时而超过我们,时而休息时又被我们超过,我们总会微笑打个招呼。每次休息时爸爸拿出故事书给孩子讲故事,特别温馨。那么难走的路,3个孩子根本不觉辛苦,总是一脸笑容,讲话讲个不停,精力充沛让我这个成人自愧不如,每次见到他们都让我想起电影“The Incredibles”里的一家五口。行程接近结束的时候,觉得特别的疲惫,已经开始的生理期和感冒的夹击,还有越来越糟糕的天气,持续的雨,让人的心情也变得糟糕起来。生活本身就不会永远阳光灿烂,sunny day和rainy day的日子都会遇到。人在旅途,风雨艰辛自会难免,但终会过去,并让回忆更加难忘。

5点到达Refugio Cuernos之后雨下得大了起来。Check in,订好晚饭,找到床位。像当年的大学宿舍,一个房间8个床位,但不是上下铺两层,是上中下三层。下铺全被占了,我俩赶紧占领仅剩的两个中铺,洗澡吃饭后,8点钟疲惫不堪的我倒头便睡,再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7点了,睡了11个小时疲劳一扫而光。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8: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08:27 编辑

2014/12/29 百内 Torres del Paine - 法国谷 French Valley

法国谷位于是W字母的正中间的那一点。这天徒步19公里,在雨中出发,比三塔的路还要难走,经常在乱石和树根上爬升。巨大的冰川就在前方,时尔听到冰川断裂如雷般的轰鸣。走到此行的唯一一片开阔地带,我在相机的镜头里突然第一次看见一丝蓝天,天色放晴,休息之后继续上路,最后一段最为难走,到了路的尽头,大雨滂沱,雾气笼罩四野,什么都看不见,只好迅速下撤,撤退到开阔地带时又是一片蓝天,快到Campsite Italiano时转为绵绵细雨。百內国家公园以天气变幻莫测著称,这也正是它的独特之处,充满未知和变化可能正是旅行的魅力所在。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8: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11:55 编辑

2014/12/30 百内 Torres del Paine - Refugio Grey

这天负重徒步21公里。早7点出发,走完10公里,11:30到Refugio Paine Grande。两天后还会回到这里坐船。在营地看见有人在悬空的绳子上走,练习平衡能力。负重走山路,身体的中心会和正常情况不一样,保持好平衡是很必要的。曾经在阿根廷遇到过一位拄着拐杖的女孩,她说她走了百内,但没能finish走出来,因为她是被rescue出来的。可能是背包太重,失控摔伤,过路人去报信,但还是等了7-8个小时才等到营救人员,因为行人走到最近的住处通常要几个小时,公园里唯一的通信设备是radio,再组织人营救,寻找出事地点。找到后先是用人背,再用担架抬,最后用船运出,再坐车去医院。

吃过午饭,12点半赶紧上路,因为订了5点的冰川皮划艇 ,还有11公里的山路 ,一路景色平平,但很难走,有时登山杖已无能为力,只能手脚并用攀爬,终于4:30赶到Refugio Grey。开始下雨,人也很疲惫,于是让人通过radio联系,帮我把kayak改期明早9点。房间3张上下铺,把包里的睡袋翻出来分别放在两个下铺,就去洗澡,感冒有些加重。吃晚饭时无意间低头看见自己光着的脚,怎么左脚好像长了6个脚趾头?啥时磨出一水泡?应该有几天了,薄的透明,跟戴了个钻戒似的亮晶晶,一点也没觉的疼。通常休息的时候会觉得脚酸疼,不去理睬它,背上包走几分钟后就变得感觉不出来了。热爱长跑的村上春树说过:Pain is inevitable,Suffering is optional。我无法到达他的境界,我能做的只是一步一步的把每天该走的路走完。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8: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10:25 编辑

2014/12/31 百内 Torres del Paine - 格雷冰川

早上五点多蹑手蹑脚的起床,来到湖边去看日出,下了一夜雨,依旧细雨,天边只有淡淡一丝绯红。之后来到格雷冰川,远处是冰川,近处是断裂的浮冰。回到住处,吃了早饭,收拾并寄存好行囊,再次来到湖边,雨刚好停了,开始kayak,和格雷冰川更加亲密接触。

kayak结束后,我们一下子爱上了这个地方,决定多住一天,立刻去试试运气,室内的床位几个月前就光了,又到营地问问,全满了。让她们帮忙想想办法,她们答应了我们,让我们过几个小时再来 ,我们先交了钱 。吃过午饭,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看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写下的留言,各种文字,甚至图画。有人对W线路的评价:wild,wonderful,wet,windy,wow!准确又精炼。之后跑到冰川那里继续发呆,回到营地后,小姑娘把我们领到一顶帐篷那,才发现没有多余的睡垫租给我们,只能直接睡地上了。我四处找了一圈,找到两个没用过的大的黑色垃圾袋,擦干净,用刀裁开,铺在帐篷里,起到防潮作用。

傍晚来到冰川这里,遇到一对情侣,帮他们照合影,他们说这里实在太美了,可我俩已经有些麻木,因为这是今天第四次来这里了。新年夜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不是要熬夜庆祝新年,实在是冻得不行,只觉身上的热量源源不断的被大地吸走,两点多我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又多了这些绝缘层后,才觉得不那么冷了,睡了过去,等睁开眼睛,已经6点,错过了日出,也不管了,太困了。2014就这么远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8: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12/31 百内 Torres del Paine - Kayak

填表登记后,来到大帐篷,根据身高脚长,发给每人装备,只见先来的几位脱的只剩内衣,钻进紧身衣里,于是赶紧找了个角落躲在悬挂的衣服后面换上行头。里层是羊毛材料,外层是防水透气的紧身材料,非常暖和。再穿上红色的罩衫和救生衣,出发。总共有9位游客,3位向导,领队一马当先,一位向导居中,一位向导断后,非常敬业。领队功夫了的,只见他用浆一撑水面,身体侧倾,上身和头几乎贴在水面上,腰部一拧,船随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原地转了180度,把我看呆了。在以大风著名的百内,这天的水面居然风平浪静。望着前面巨大的冰川,好似很近,但划呀划了好久还没到跟前。我们的船慢一些,走在最后,一头簪辫的向导总是护在左右。这位向导来自英国,内敛友善,开始这份工作仅一个多月,这份工作是季节性工作,我猜想他旅行到此,赚一些钱后,再继续行程。亲近了冰川后,改道钻进一处峡谷,弃舟登岸,翻过山岩后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巨大的冰川那么近,那么静的就在眼前,任世间万千变幻,就这样遗世独立的站在这里千百年。饮过加冰的酒后,再次回到船上,游走在浮冰中。归程犹如龙舟比赛,我俩最慢,为了保持步调一致,喊着船工号子“一二,一二”,才追上大部队。尽管我是如此的不舍,但终究没有不散的筵席。人生中走得最急的总是最美的时光。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8: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ceLiu 于 2022-2-1 10:29 编辑

2015/1/1 百内 - 再见

新年的第一天也是百内之行的最后一天,早上7:30开始赶路,负重11公里。之前打听坐船,被告知不提前卖票,上船后买票,因为怕人多船小,所以一路暴走,想早一点赶到码头去排队。路上一对母女踩着轻盈的步伐超过我们,妈妈的背包上拴着一枚气球,一看就知是昨晚新年夜晚餐的礼物,上面写着“happy new year"。我和David每天都会订晚餐,除了新年夜,通常晚餐是23-25美金一位,新年夜变成50美金一位,财迷的我劝David本着穷游精神,对付一下,一天后就要出山回到小镇,再大吃一顿吧。11:30再次来到LODGE PAINE GRANDE,坐在岸边排队,近处禽鸟在游走,等船的人在打水漂,远处背包客们向着大山走去。低头看鞋已有些开裂,再看旁边的女孩也在鼓捣自己张了嘴的鞋子,脚丫伸缩,张嘴的鞋子一开一合好像在有节奏的呼吸。渡船载来游人,即使混在一起,也能一眼辨别出哪个是新来的,哪个是要离开的,鞋子上的泥巴,衣服上的灰尘,写在脸上的疲劳,沉淀在心里的喜悦。乘船半小时后到达对岸,搭长途车离开公园。百内,再见。窗外的群山翠湖草甸迅速的在视线中倒退,隐没,定格成记忆中的风景。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09: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2 Puerto Natalas

离开百内,下午5点回到Puerto Natalas,这里是进出百内的门户。入住旅馆,取了之前存在这的行李,旅馆不大却很温馨,从装饰上能看出来主人的审美,以普通的物件营造出温暖的氛围,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新年这天餐馆大多不开业,找到一家开门的,唯一的侍者只能说西班牙语,但是还是大体上明白他的意思,好像是说上菜会比较慢因为刚来了一群人。只要有饭吃,多等会儿,没关系,反正在这呆着也挺有趣的。一大盘烤羊肉端了上来,又一大盘牛排,鸡肉和香肠。以前吃牛排羊肉,都是以克或盎司为单位,在这个盛产牛羊的地方,估计是以斤为单位,一盘好几斤。

在街上到处都有狗在溜达,门槛外也总趴着狗在睡觉,起先还对狗们敬而远之,后来发现它们挺友好的,从来不叫,与人和平共处。离开小镇的那天早上,吃过早饭,结帐时和旅馆的主人聊天,他每年半年开业,努力工作,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冬天没有游客,半年歇业,去世界各地旅行。这里现在是夏天,屋里都要开着暖气,出门穿上棉袄。David问这里看见很多游荡的狗,为什么狗的主人不让狗进屋。他说:因为狗是没有主人的,狗主要是靠游客们给的食物生存,新出生的小狗很难熬过冬天。在北美旅行时,总是被教育禁止给动物食物,因为会让它们丧失生存能力,才知道这里却如此不同,心里很惭愧没有帮助过任何一只狗。在加拿大的宠物狗生病了会打针住院,甚至会有医疗保险,平时会预约美容美发,穿着可爱的衣服,被视为家庭成员。而这里的狗自生自灭。其实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命运。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10: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2 企鹅之旅

乘坐长途汽车从Puerto Natalas,来到Punta Arenas。下午乘船2小时穿过麦哲伦海峡来到Isla Magdalena岛,1982年建立的自然保护区,每年夏天有大约12万只麦哲伦企鹅来此孵化小企鹅。现在正是最好的季节,地上布满洞穴,有的企鹅忙着用脚蹼挖掘着泥土,企鹅在洞里生蛋,并孵化,小企鹅一身绒毛,长大一些的企鹅身上的绒毛在蜕变。企鹅的家庭观念很强,多是一对一对的爱侣,或是一家几口共享天伦。有的嘎嘎的引吭高歌,有的安静的互相梳理毛发。除了成千上万的憨态可掬的企鹅,水边亦有鸬鹚和安第斯海鸥栖息。游人只允许在岛上停留1个小时,所以这1小时忙的目不暇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2-1 10: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3 Punta Arenas

蓬塔阿雷纳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南纬53°10′)之一,智利南极区和麦哲伦省首府。位于麦哲伦海峡西岸,与南极洲隔海相望,也是进入南极的门户,同阿根廷的乌斯怀亚和新西兰的基督城一样作为南极科考的起点站。蓬塔阿雷纳斯市是麦哲伦海峡的最重要的港口城市,20世纪巴拿马运河开通前曾经是沟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必经之路。

早上来到市民公墓,Cementerio Municipal曾被CNN选为全球最美墓园之一。通常本人见到墓地往往都是避开,因为我总会觉得阴森。而这里建筑雕塑和修葺的灌木让人赏心悦目,如杰出的艺术令人赞叹,没有沉重和悲伤,只觉安宁和美好。

走在街上,能够感觉到这里的人们是麦哲伦(葡萄牙的航海家)铁杆粉丝,最主要的大街的名字是“麦哲伦”,曾经这个城市也改名为“麦哲伦”,蓬塔阿雷纳斯所在的大区命名为麦哲伦大区,竖立着高大的麦哲伦纪念碑,建起了麦哲伦博物馆。人们好像最感谢的应该就算绵羊了,我们就住在羊群纪念碑附近,这里牧羊、羊肉、皮革、羊毛加工业,伴随海上贸易的进行,城市繁荣,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位居全国前列。

12点来到lonely planet推荐的吃海鲜的餐厅,挺豪华的,空荡荡的只有我俩,欣赏墙上的油画,都是当地的风景,用卡片机拍了几张,之后发现有人冲我招手,是烤全羊的大师傅,让我们去他工作的地方拍照,特意把羊转到最好的位置,还给了我刀,又把他的厨师帽扣在我头上。我们彼此说的完全是不同的语言,但一点都不妨碍之间的交流,那份质朴的善意,与我们发自内心的感谢,都是一目了然。

这天过得最为懒散,下午开始下雨,逛过两个博物馆和一个教堂之后,像本地人一样逛超市,采购蔬菜,鸡蛋,水果,红酒等等。回家睡午觉,醒了就到旅店主人家的厨房做晚饭,之前已和老板娘打过招呼,老板娘把她家的锅、盆、碗碟、餐具、酒杯全指点给我,随便用。已是雨过天晴,艳阳透过窗帘,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静静的时光,缓缓地流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北美户外俱乐部

GMT-8, 2024-4-14 19:30 , Processed in 0.071109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